• <input id="w6w94"><label id="w6w94"></label></input>
    <bdo id="w6w94"><samp id="w6w94"></samp></bdo><kbd id="w6w94"><code id="w6w94"></code></kbd>
  • <tr id='XAncc5Hp'><strong id='XAncc5Hp'></strong><small id='XAncc5Hp'></small><button id='XAncc5Hp'></button><li id='XAncc5Hp'><noscript id='XAncc5Hp'><big id='XAncc5Hp'></big><dt id='XAncc5H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Ancc5Hp'><option id='XAncc5Hp'><table id='XAncc5Hp'><blockquote id='XAncc5Hp'><tbody id='XAncc5H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XAncc5Hp'></u><kbd id='XAncc5Hp'><kbd id='XAncc5Hp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XAncc5Hp'><strong id='XAncc5H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XAncc5Hp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XAncc5Hp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XAncc5Hp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XAncc5Hp'><em id='XAncc5Hp'></em><td id='XAncc5Hp'><div id='XAncc5H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Ancc5Hp'><big id='XAncc5Hp'><big id='XAncc5Hp'></big><legend id='XAncc5H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XAncc5Hp'><div id='XAncc5Hp'><ins id='XAncc5H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XAncc5Hp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XAncc5Hp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XAncc5Hp'><q id='XAncc5Hp'><noscript id='XAncc5Hp'></noscript><dt id='XAncc5Hp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XAncc5Hp'><i id='XAncc5Hp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共生院鄉愁縷縷 規劃師巧繪新顏

                2019-02-25 02:47:15 來源:澎湃新聞網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回

                共生院鄉愁縷縷 規劃師巧繪新顏

        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北京五周年特別報道之新老同框

                要本著對歷史負責、對人民負責的精神,傳承城市歷史文脈,下定決心,舍得投入,處理好歷史文化和現實生活、保護和利用的關系,該修則修,該用則用,該建則建,做到城市保護和有機更新相銜接。

                ——習近平

                推開西城大柵欄地區茶兒胡同8號院的院門,但見這個院兒與一般大雜院和四合院不同,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棵高大的國槐,粗得一個人抱不過來,據說樹齡已有600多歲;大槐樹旁是一座狀如烽火臺的時尚建筑,灰磚砌就的旋轉式臺階可以直通屋頂的小露臺。東西兩側和南側的平房,按照中式風格修繕一新,里面卻并不住人,擺放著圖書、各種繪畫工具和座椅;另有幾間屋檐下,住著3戶人家。

                負責看管這個院子的海德亮老人向北青報記者介紹,這個院子就是當下頗為流行的“共生院”,就是大雜院內的部分居民開展申請式騰退后,將新的業態引進騰退空間,新業態與老院實現共生。

                小院改造充滿京味兒

                “看到院門上面寫的‘重修靈鷲寺’了嗎?這個院子在明清時候是一座廟。解放以后,寺廟后來就成了大雜院。”73歲的海德亮老人說,原來院里住著14戶居民,后來有了騰退政策陸續都搬走了,現在只有3戶居民還住在院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三年前,大柵欄地區開始進行院落更新,一位叫張軻的建筑師看上了這個破破爛爛的院子,他對騰退后閑置的房屋進行改造,還把院里的土路面重新鋪上地磚,并修了下水管道,提升了居住環境。”海德亮說,“改造的時候,房屋的整體結構都沒動,柱子、房梁、檁子、椽子都是原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據介紹,改造后的房屋作為社區兒童圖書室、圖畫室和舞蹈室使用,就連一個半人高的小煤棚子也被打造成了溫馨的小書屋,狹小的單間被打造成寬敞的開間,建筑風格現代感十足。

                而三間沒有改造的老屋還保留著大雜院的民居舊貌,屋門、窗戶上的紅漆已經褪色,小廚房窗臺上擺滿了各種油鹽醬醋罐兒。

                對于小院的改造,海德亮最欣賞大槐樹旁邊那座“烽火臺”。“這里原來是居民蓋的小廚房,但沒有被拆掉,而是改造成了一間閱讀室。”說著,海德亮打開閱讀室的門,里面擺放著手工作品,用礦泉水瓶做成的小風車、絢爛的貼畫、紙糊的風箏……充滿了童趣。

                老街坊與小朋友共享小院情趣

                住在南房角落的周大媽聽到院里海德亮說話的聲音,便從屋里走出來打招呼。60多歲的王大爺跟周大媽是鄰居,一直坐在新改造的兒童圖書室門前的臺階上曬太陽。幾十年,院里的老住戶相處融洽。

                自從小院的兒童圖書室開放以來,王大爺和周大媽平淡的生活起了波瀾,也多了一些期盼。“院里平時太安靜了,就我們3戶人家,有這么個小圖書室挺好的,孩子們經常來看看書,在院里玩一會兒,也讓我們跟著熱鬧熱鬧,生活也有了樂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因為小院名聲在外,街道和不少機構都會不定期地來此舉辦公益活動。海德亮回憶,去年6月,一家雜志社在院子的槐樹下舉辦了一場古樹音樂會,胡同里的孩子們在父母的陪伴下,隨意地坐在小板凳上、石階上,或托腮,或思考,或翻閱手中的《美猴王》繪本。在古琴的演奏中,《西游記》片頭曲《云宮迅音》的旋律在院子上空回蕩。那一刻,老院、街坊、古樹、石階、稚童,還有口口相傳的老故事,都完美地融合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生活在8號院里的居民,其實一開始對“共生”的生活方式還是有所顧慮的。后來為了不打擾居民的休息,主辦方常將活動安排在周末,而且是下午2點以后,主辦方也會提醒參與者院里有住戶。這都得到了院里居民的認可。居民們不僅接受了“共生”的生活方式,還逐漸融入到小院組織的活動中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德亮說,夏天老王會坐在大槐樹下乘涼,孩子們來了都會先跟他打招呼:“王大爺好,我們來玩了!”老王總會笑著看孩子們魚貫而入。海德亮坦言,小院由過去的封閉變成開放以后,在院里生活了一輩子的老住戶也學著怎么跟外人溝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有時候我不在,如果有人進院參觀,老王還會當起導游,主動講講院子的歷史,介紹那棵明代栽植的老槐樹哩!”

                自2018年以來,東城區的胡同里多了一群不一樣的人。他們走街串巷,用專業的眼光打量著胡同里的一磚一瓦、一草一木。他們就是參與東城區胡同風貌保護提升的責任規劃師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東城區朝陽門街道內務部街34號院,原本破舊的大雜院在責任規劃師的改造下“化腐朽為神奇”,下水道通了,地面也鋪上了磚,無障礙設施增加了,小院公約也上了墻。居民的聲聲點贊,生動詮釋了什么叫“切切實實的幸福感和獲得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老院過道曾經積水沒過腿肚子

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這個拐角處,原來有個臉盆大的坑,當時我給家里的老人推著輪椅要出門,每次一到這里就磕磕巴巴顛簸不平。” 老居民唐繼梅指著內務部街34號院內東側的拐角抱怨道。她在這個院落里已經住了30多年,院子曾經的破舊樣子,她還歷歷在目。若用一個詞來形容,她的嘴里毫不猶豫地蹦出四個字:“深受其苦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看你腳底下踩的這條路,原來還是土路呢。”唐繼梅說,這還不算最糟的,最讓人煩惱的就是院里的下水系統。每逢下雨天,地勢低洼的大院北門內側的空地就成了一片“汪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當時院里北側就一個下水口,還常常被樹葉、垃圾堵住。那時我老打著傘,到排水口去清污,那積水總能沒過我的小腿肚子。”唐繼梅說,居民們要出行就更不方便了,大片兒積水的地方,只能墊著磚頭,水深之處墊兩三塊都不夠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設計師入院吸納居民意見

                據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規劃師、東城區朝陽門街道責任規劃師趙幸介紹,從2015開始,設計師團隊就借助史家胡同風貌保護協會的項目,選擇了7個院落進行改造提升試點,內務部街34號院也成為本次改造的試點院落。在前期將近一年的規劃設計過程中,小院的設計師周亞倫三天兩頭往院里跑,與居民來回溝通修復提升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唐繼梅說,在改造過程中,居民們感受到了滿滿的尊重。當時,小院東側的過道內擺放著居民的自行車。在周亞倫初期的改造方案中,他曾建議將自行車擺放在過道東側,這樣順手就能推著從北門出去。但是長久以來,居民習慣性地把自行車放在過道西側,東側用于擺放花盆。經過反復溝通,周亞倫充分尊重居民多年以來的生活習慣,更改了設計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小院西側還有一片十多平方米的空地,如今經過改造提升之后,木質的長椅靜靜地躺在北側的墻根,三根晾衣繩不再橫七豎八而是平行地搭在半空中,所有的空間都得到了有效的利用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年的規劃設計時間內,小院內20余戶居民每家都確定了自己的改造方案,雨搭子、綠植、無障礙扶手……所有的改造細節均由居民和設計師開會協商討論而來,設計方案也來來回回改了幾十次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小院公約”貼上墻

                對于如今改造后的樣子,唐繼梅忍不住要點贊,她拉著北青報記者來到小院門口新修的下水漏子處:“你看,像這樣的下水口,院里已經有9個了,雨水一下子就能排干凈。還有家家戶戶門口的雨搭子,都統一了樣式,門口的這一條緩坡,就是給坐輪椅出行的老人專門修建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您再瞅瞅這院墻上的‘小院公約’,雖然上面規定要自覺維護公共環境、鄰里和睦相處等7條內容,其實不用說,大家早就形成了共識。”看著院里的新模樣,唐繼梅一臉自豪:“等來年春天,種上了花草,院里就更美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時間已經將近晌午。小院北門頭一戶陳阿姨家的窗戶已經飄出了飯菜香,彌漫了大雜院的一角。“刺啦!”這是廚房里食材與熱油碰撞后爆發出的歡快聲響。伴著一陣清脆的車鈴,洪大爺推著二八式的老自行車入院來,與正在曬太陽的老鄰居拉起了家常,談笑聲熱鬧了整個老院。

                大事

                老城保護觀念變遷記

                從胡同平房的大拆大建到漸進式更新,北京這5年對老城保護的途徑和方式在隨著時代變遷一步步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6月,北京市第十二次黨代會召開。在這次黨代會報告中,以往沿用多年的北京“舊城”表述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“老城”。 一字之差,折射的是古都保護觀念的轉變。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9月,《北京城市總體規劃(2016年-2035年)》正式對外公布。新版城市總規明確提出“老城不能再拆了”,要通過騰退、恢復性修建,做到應保盡保,為今后的北京老城區風貌保護定下了鐵的規矩。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1月,西城區在鼓樓西大街、阜內大街等地區啟動“街區整理復興計劃”。所謂“整理”,即不破壞老城的街巷肌理,只拆違建;不拓寬道路,把沿街停放的機動車導引到地下空間;不重復低端業態,引入大型超市、便利店等織補便民空間;所謂“復興”,是引入休閑書吧、文化博物館等業態,實現文化復興。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1月,東城區在老城保護方面開展街區更新,編制街區更新規劃,推動城市有機更新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1月,北京結合城市更新改造,把各區的“拆占比”作為落實總規的一項重要任務。“拆占比”,即要新占建設用地必須騰退原來低效的用地。全市“拆占比”確定為1:0.7,就是說拆1的建設用地可以新占用0.7的建設用地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1月,北京市下發《關于做好核心區歷史文化街區平房直管公房申請式退租、恢復性修建和經營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》,主要針對東城和西城。申請式退租和恢復性修建后,一些直管公房將用來經營,也可作為公共配套設施房屋使用。

                結語

                共生院、規劃師使街巷微更新有章可循

                天棚、魚缸、石榴,

                先生、肥狗、胖丫,

                青磚 、門墩,綠瓦,

                四合院內,搖扇自在人家

                單說這一段北青報記者自擬的“天凈沙”詞牌就是描述了老北京城獨特的胡同街巷肌理。在歷史文脈豐厚的核心區, “共生院”正在為老城保護打開一種新思路。大雜院內的居民可以根據自己的意愿開展“申請式”騰退,騰出來的空間再進行重新設計,住進新人,引入新文化、新業態。

                新老建筑共生、新老居民共生和文化共生,這院內“共生”的內涵豐富而多樣,可隨環境的變化實現自適應:老建筑進行保護性修繕,提升硬件條件,騰退空間可建成青年公寓、體驗式酒店、民宿客棧抑或是圖書館、文創空間等文化產業,新人、新文化與老院落和諧共融。此外,“共生院”概念還可擴大到“共生街區”層面,整院騰退后,不同功能、形態的院落與街區也可以實現共生。

                責任規劃師的引入更加創造性地充盈了核心區城市更新的專家智庫。他們全程參與環境整治提升,像一群織補街巷的“繡娘”,從街區層面開展系統研究,梳理街區歷史文化內涵和遺址遺存,了解不同人群的切身需求,形成“一攬子”的更新方案。從街區到胡同,從院外到院內,這種循序漸進、細微精致的更新方式使(更)新與老(城)同框,不但留住了老北京胡同四合院的格局、肌理,還留住了原住民、老街坊,留住了老北京的鄉愁,使老城有了新動能、新生機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老城保護與街巷更新有機銜接的同時,生活方不方便,老百姓有沒有獲得感是衡量治理成敗的重要標準。隨著“疏整促”的深入,民有所呼,我做何應?請看下一章詳解。

                本版文/本報記者 蔣若靜 李天際

                攝影/本報記者 魏彤 攝像/本報記者 劉暢 郭謙

                圖片制作/沙楠

                責編:郭澤華
                北京赛车pk10公式